? 画廊模式大革新!听6位经纪人谈画廊业未来 - 今日hg888官网|首页 hg888官网

画廊模式大革新!听6位经纪人谈画廊业未来

来源:北京文艺网 2016-09-21 09:56:00

画廊业目前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它们已不再是以前那些由个人固守着、常有激进取向的小堡垒,而是摇身一变发展成了今天乘风破浪,从一个港口(艺博会)前行到下一港口的大型航船。

布达佩斯Art+Text画廊举办的“斜对角的历史”(DiagonalHistories)展览现场,参展艺术家包括ImreBak和PeterHalley,2015。图片:TamasBende

画廊业目前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它们已不再是以前那些由个人固守着、常有激进取向的小堡垒,而是摇身一变发展成了今天乘风破浪,从一个港口(艺博会)前行到下一港口的大型航船。同样,它们也面临着各种危机,如果不能将规模变得更大,那就只能接受被其他机构吞并,逐渐沉入海底的命运。

抛开这些比喻不说,当下以艺博会为驱动的艺术体系很明显有着自己的固定模式,甚少有迂回的空间:位于边缘地带的小画廊可以参加小的展会,将作品卖给那些它们可能在其他场合从未能够见到的收藏家。而诸如高古轩(Gagosian)、豪瑟与沃斯(Hauser&Wirth)、玛丽安·古德曼(MarianGoodman)、大卫·卓纳(DavidZwirner)、还有泰达乌斯·罗派克(ThaddaeusRopac)、AlmineRech、贝浩登(Perrotin)以及MassimoDeCarlo这样的大型机构,则变得越来越大,在世界各地开设分支机构——从单艘的舰艇变成了船队。那些中型画廊又是怎样的呢?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艰难的时期。MOTinternational、MargoLeavin-—画廊主的合伙人说“人们现在接近艺术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LisaCooley、以及McKee,这些声誉良好的画廊都相继关门歇业,恰好印证了这一点。McKee的画廊主也说:“艺术市场已经发展得非常庞大,我们的画廊模式受到了威胁。”

当然,随着洛杉矶的Maccarone、以及在旧金山发起新合作项目的AndrewKreps与AntonKern等中型画廊的涌现,也说明了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但是,艺术圈的系统充满了流动性,并鼓励拥有各种背景人士的参与。越来越多的个人都正在突破签约艺术家、举办展览、参与艺博会这样的传统画廊模式,建立起一套自己的模式。他们并不与固有的画廊体系对立,而是在这之上加入自己的方式。这样的画廊主代表有:洛杉矶建筑商JayEzraNayssa(DelVazProjects公寓画廊的创立者),以及356MissionRd。项目的发起人艺术家劳拉·欧文斯(LauraOwens)与出版商WendyYao。

artnet新闻访问了6位经验丰富、有趣又具有原创性的人物来分享他们的经验。这些受访者都非常国际化,同时从事着多个项目,而且对传统的白盒子展览方式十分反感。

伦敦CarlKostyál画廊的“PremierMachinicFuneraryPartII”展览中,TimurSi-Qin的作品现场,2014

CarlKostyál

出生在匈牙利的伦敦艺术经纪人CarlKostyál因发掘了英国雕塑家海伦·马丁(HelenMarten)而闻名艺术圈。此后,他便专注于为一系列在伦敦没有代理机构(或在当时还没有)的国际艺术家举办展览,其中包括马蒂亚斯·法德巴肯(MatiasFaldbakken)、彼得·克芬(PeterCoffin)、克莱尔·方丹(ClaireFontaine)、奥斯汀·李(AustinLee)、以及约翰·亨德森(JohnHenderson)。

Kostyál并不认为自己的这番努力是在尝鲜,反之他觉得是在遵循历史的模式。“我在1980年代的米兰长大,当时见到了许多很有能力的经纪人将艺术家带到这座城市,然后建立收藏,”他对artnet新闻说:“1950年代,来自布达佩斯的画廊主AgnesWidlund为TheodorAhrenberg引见了毕加索以及导师PontusHultén。至此之后,一套伟大的瑞典私人和公共艺术收藏被建立了起来,从而使得劳森伯格以及贾斯帕·琼斯的作品很早就进入了斯德哥尔摩。”

目前,Kostyál常往返于伦敦和斯德哥尔摩两地,并在这座瑞典城市设立了第二家分支机构,展出AlexdaCorte和PetraCortright的作品。2015年,他为伦敦空间作出的首个“历史选择”是匈牙利前卫艺术家DóraMaurer。今年,Maurer在白立方画廊举办了个展,策展人是他的妻子Katharine。

GáborEinspach

GáborEinspach

作为Kieselbach拍卖行的合伙人,GáborEinspac不顾匈牙利动荡的政治局势,决意租下布达佩斯最着名的新艺术运动建筑Bed?House中的一间公寓来展示自己喜欢的艺术品:无论是将知名美国艺术家PeterHalley(他的作品最终被当地的美术馆收藏)与匈牙利先锋艺术家ImreBak、以及年轻的PeterPeri一起展出,或是推出匈牙利的新晋艺术家。

“Art+TextBudapest并不仅仅是一家商业画廊,”他对artnet新闻说:“我们处理的是与艺术相关的文字媒体;我已经出版了14年的《Artmagazin》,我和生意伙伴TamásKieselbach一起出版了一系列艺术书籍,他出版了20多本关于匈牙利绘画以及匈牙利历史事件的书籍。”

特拉维夫projects|atfifteen,“HowRareisRare”展览现场的WilliamAnastasi、GizelaMickiewicz作品,2016

菲奥娜·比伯斯坦(FionaBiberstein)

菲奥娜·比伯斯坦从小在苏黎世的艺术氛围中长大,并在伦敦接受教育。她在离开了PhillipsdePury&Company、Acquavella画廊后,决定回到特拉维夫,在继续自己艺术顾问服务的同时,开始运营projects|atfifteen。这是一个展示群展的移动空间,名字来自于她购买第一件艺术品时的年纪。

“在目睹了纽约的空间起起落落后,我开始怀疑我们所熟知的画廊模式,”她对artnet新闻说:“艺术界和多年之前还是一回事吗?不,所以对于我这样的业内人士来说,现行的画廊模式已经不再是适合的模式了。”

这个以项目为主导的艺术空间向当地收藏家推出了诸如JessicaMein、JosephMontgomery、以及PatriciaTried这样的年轻艺术家。此外,她还想将国际领域的藏家带到以色列。“怀着这样的想法,并且考虑到展览开设的地点是在以色列,这样一个年轻的中东国家,我认为选择一个以个人项目为主、与我相关而不是和具体在哪个空间举行的展览,似乎是正确的方式。”

OFCAInternational的“Indisciplinato”展览现场,MarcoCassani作品。印尼日惹,2014

阿斯特丽德·霍诺德(AstridHonold)

德国出生的阿斯特丽德·霍诺德在阿姆斯特丹与艺术家FendryEkel以及FolkertdeJong一起发起了OfficeForContemporaryArt(OFCA),在管理艺术家工作室的同时还把艺术品卖给查尔斯·萨奇(CharlesSaatchi)这样的藏家。

现在,OFCAInternational以印尼日惹为基地,与Ekel以及印尼艺术家JumaldiAlfi一起运营。霍诺德在进行OFCA和自己的图书制作公司BlackCatPublishing的工作之余,还在柏林攻读博士学位,并在巴厘岛发起了AstridHonoldFineArt。

“艺术就是要拓宽我们认知的边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人们就需要明确的了解这些边界是什么,知道自己与它们的关系和所处的位置。我想这就是、也一直都是艺术的基本环境。”她对artnet新闻说。

“在我所受的建筑教育背景下,我总是对gesamtkunstwerk(总体艺术)的概念感兴趣。艺术的杂糅性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将不同的元素融合在一起,而是很好地将这些元素本来的特征、你自己的需要、以及环境进行综合分析,这样你的创造性也会得以增长。”

罗伯·提特斯。图片:DanielZimmer

罗伯·提特斯(RobTeeters)

2006年,还在建筑公司就职的罗伯·提特斯创办了自己的艺术顾问公司,这也是目前他在艺术方面所涉猎的众多领域之一。提特斯的业务现在都以从办公室转为代理机构的FrontDeskApparatus进行。他既为热门的CarissaRodriguez举办展览,也推出像鲜为人知的表演者BrunoJakob的展览。他同时也为艺术画廊出版图书,设计网站,并提供品牌咨询服务——这部分的工作由他的合伙人迈克尔·卡皮奥(MichaelCapio)负责。“我办公室的核心业务是艺术咨询。所有的其他事情都要依靠这个来进行,它是我们的业务基础所在。”他对artnet新闻说。

“我很正常。我有个花园。我是一个人”(I’mnormal.Ihaveagarden.I’maperson)展览现场的CarissaRodriguez作品。FrontDeskApparatus,纽约。图片:JoergLohse

但是,他的工作还不止于此。提特斯还是ThePowerStation的艺术总监,这个类似美术馆的艺术空间是由达拉斯藏家Alden与JanellePinnell夫妇发起的,他在那里策划了艺术家JacobKassay、JosdeGruyter&HaraldThys、以及PietroRoccasalva等人的个展。“我并没有在哪个明确的时刻决定要在自己的办公室做这些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这个空间内自然而然形成的。我很容易就会感到无聊,所以我觉得我同时做不同的事情就是为了避免自己疲劳。”

在罗马INDENPENDENZA的展览“ReciprocalScores”,其中艺术家TaubaAuerbach和CharlottePosenenske的作品,2015。图片:Courtesytheartists,STANDARD(Oslo)andMehdiChouakri,Berlin。Photo:VegardKleven

马克·奇维(MarcoZevi)

受到画廊主EmanuelaCampoli与GilPresti的启发,罗马工程师/收藏家马克·奇维决定清空自己祖母在1920年居住的公寓,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市中心一座1885年建筑中。他在这里创办的INDENPENDENZA空间仍保留了原建筑的地板和带有装饰的天花板和壁纸,而在此举行的展览包括艺术家AdrianaLara的个展(由法国画廊主ChantalCrousel的女儿EvaSvennung策展),以及TaubaAuerbach与德国极简艺术家CharlottePosenenske的双人组合展“ReciprocalScores”。

“我既不是画廊主也不是策展人,我是一个工程师,”他说:“这是一个邀请国际艺术家前来展示作品的空间,他们可以在这里进行展览的构思、创作,或者简单地布展。”

同时,他还说道:“艺术家们可以自己决定是否要在这里进行驻地(房子里有一个小型的居住单元),在罗马进行展出。他们其中有些人就这么做了,或者就只是在这里做一个短期的展览。罗马是我的故乡,艺术渗透进了这个城市每一个角落。而当代艺术曾经是城市生活随处可见的一部分,但现在似乎大家越来越淡忘这样的态度了。”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